相关文章

一天画室待17小时,不到二十岁就颈椎腰椎痛

来源网址:

  文/片 本报记者 郭立伟

  晚一分钟到考场,会错过下一城市的火车  1997年出生的许瑞,今年第二次参加艺考。许瑞的艺考专业是美术。第一次艺考,许瑞报考了全国9所高校,专业课过了5所,其中包括山艺。让她落考的是文化课,本科提档线300多分,她只考了280分。  许瑞告诉记者,“每天都睡不醒,能多睡会儿就多睡会儿。”许瑞每天的生活单调而乏味,早上6点起床,6点半就直奔画室,晚上至少要在画室待到12点。除去中午的吃饭休息时间,许瑞要在画室待17个小时,这几乎是所有美术考生的常态。想起第一次的艺考经历,许瑞第一句就是“累”,然后又幽幽地说:“累也得考,不然怎么上好大学?”  艺考期间,许瑞和另外两个同学结伴而行,白天考试,晚上赶火车。其实三个人都知道,她们报考的院校,大多每年只招一个人,但大家并肩作战心里感觉会好些,“一个人背着画板,拎着颜料箱,去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真是太孤单了。”去年跟许瑞一起考试的同学都考去了安徽的院校,“和她们两个说了,等我考试结束,就去找她们玩。”  同样“二战”的还有学音乐的小路,他学的是钢琴,在艺考期间,完全充当了同行女生的“脚夫”。女生的古筝近2米长,琴体和支架全是实木,至少需要两个男生帮忙搬运,而学大贝斯的女生,琴套大到可以把自己装进去。近半个月的艺考,小路和同学像搬运工人一样穿梭在各个城市。“早上打不上车,公交车太挤搬着乐器上不去。必须要第一时间赶到考场,因为晚一分钟,你前面就会多出上百个考生,晚一分钟,你去下一个城市的火车可能就赶不上。”艺考期间,小路从没吃过早饭,永远在路上啃面包,只有晚上才有机会喝点热水。  大部分来自农村,七成“摸石头过河”  许瑞老家是泰安农村,他所就读的高中,每年的高三学生1000人左右,考上本科的最多100人。“今年3月艺考结束,我回到学校上文化课,老师在上面讲课,学生在下面睡倒一片。”大部分学生课程听不懂,又知道自己考不上大学,便失去了学习的兴趣。许瑞中考便是凭借美术考的高中,文化课一直偏弱。“听不懂时,很想课下拽住老师使劲问问,又很怕看见别的同学略带轻蔑的眼神。”  山东飞翔集团的赵尊奎是许瑞的美术指导老师,他告诉记者,在培训机构里,大部分生源来自农村,以鲁西南地区为主。“大部分学生难以通过普通文理考上好大学,所以才选择艺考。对绝大部分艺考生而言,文化课是硬伤。而这些学生的生源地,大部分教育教学水平相对落后,省内来自济南当地的考生特别少。”  这个说法也得到司南教育培训学校校长王嘉的基本认可。在他看来,根据专业,艺考生的家庭大体分为两类,比如美术、文管类学习成本相对较低的专业,农村学生较多;而播音主持、乐器、摄影专业,培养费用、器材费用相对高昂的专业,可能家庭经济条件稍微好一些。“但整体来看,艺考生确实大部分来自农村。”王嘉记得去年去某个县城学校进行艺考宣讲,“有个学生直接问我,‘老师,艺考是什么?’他们没有艺考这个概念,春考、‘3+4’很多学生更是从来没听过。”王嘉说起来有点心酸。  选择艺考的大部分学生,父母和老师能够给予的帮助,除了经济的支持,别无其他。“我父母农民出身,对这些真的不懂,而学校老师只是问我报考了什么学校,也提不出什么建议。”许瑞低着头说。“不只是山东,70%的艺考生在艺考的道路上很少能从家长或老师身上获取专业的报考建议,就算有家长陪同,最多只能给予孩子精神上的鼓励。”王嘉说。所以,每年3月份活跃在中国大地上的近百万名艺考生,大多数是孤军奋战,他们最多结伴而行,奔向一个又一个自己盲目选择的院校,最后又折戟而归。  录取分数波动大,不熟悉规则会走弯路  根据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公布的数据,2016年山东共有104642人报考艺术类专业。而2016年,我省本科层次共录取考生278558人,其中艺术文33458人,艺术理6184人,夏季高考本科录取率为44.3%,艺术类本科录取率39%左右。  从夏季高考录取情况来看,2013年本科录取率为48.7%,其中艺术类为43.3%;2014年本科录取率为42.8%,艺术类为40.0%;2015年本科录取率降至40.9%,艺术类为38.7%。不难看出,山东本科录取率总数值连续下降后,2016年首次回升,但艺术类录取率在逐年降低后比去年提高了不到1个百分点。  王夕阳想起今年的艺考经历还是有点心痛。王夕阳今年综合分数是576分,失利的主要原因是专业课成绩过低。其中,报考的四川宜宾学院,去年的综合录取分数线是508分,王夕阳觉得自己考上肯定没问题,出来结果后这个学校今年的分数线到了580分。“两年之间的分数线相差太多了,报考的其他院校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最大分差能到100分。”而小路将第一次艺考失利归结为自己是一个“局外人”。小路今年的艺考是在老家滨州准备的,“每天除了练琴就是练琴,报考的时候,觉得这个学校不错就报了,全然不知道这个学校的报考规则以及每年的录取情况。”  “‘考得好不如报得好’,这种现象艺考比普通文理考试更加明显。”由于艺考生的报考人数远远低于普通文理,普通文理的报考有一个基本的大数据分析作为参考,但艺考可供做样本分析的数据少得可怜,数据波动很厉害。比如有的学校一年只招5个人,每年的报名人数可能在20人左右,留给往年的分析样本数据不像普通文理一样达到几千甚至几万。所以,相对于普通文理,艺考更容易出现报空或者爆满的现象。另外,同为美术专业招生,擅长静物的考生报考了喜欢人物头像的院校,就是没有熟悉其中的套路,有可能会铩羽而归。  颈椎腰椎痛成为不少艺考生的“通病”  第一年艺考时,许瑞所在的培训学校的一个艺考复读生无意间瞥见许瑞画的人物头像:“就你这水平?艺考想都别想。”因为复读生有过艺考经验,许瑞信以为真,“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感觉有一块大石头堵在心里,憋得慌。”从此,每天中午许瑞除了正常的上课安排,都让自己加班,中午没有任何休息,一直坚持到艺考,整整三个月。  当知道自己最后因为文化课没过线而与心仪的学校失之交臂时,许瑞第一时间的感觉不是心痛,而是颈椎因疼痛带来的浑身疲惫,“当时整个身体都痛得麻木了,差点倒下。”美术生需要静下心来坐得住,能力需要一笔一笔地练,一坐一整天,不到二十岁的年纪,颈椎、肩膀不好的学生占了一大半。  “如果今年再考不上怎么办?”“没想过。”许瑞不敢想,过了一会儿,她又说,“那就随便读个专科吧,不能总是耗着。”而王夕阳早已想过这个问题,考不上就去读个专科,“今年复读就已经顶着很大的压力,父母一开始就非常希望我早点读个专科毕业后找个工作。”由于王夕阳是高中才开始接触美术,专业功底要稍微差一些,他很担心自己一年的努力又要白白浪费。